2013年度先进个人旅游第三站:泰山三日游
日期:2014/8/1  作者:通讯员

 

7月25日,怀着对泰山的美好憧憬,我们一行25人从南京出发,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高铁,到达了泰山旅游第一站“曲阜”。午饭过后,我们参观了世界文化遗产“三孔”——孔庙、孔府、孔林。其中,孔庙的主体建筑“大成殿”为东方三大殿之一,里面存着大量书画、碑等历史文化遗产。“勾心斗角”这个体现在宫廷电视剧中的词语,在孔庙中亦有所体现。“一座殿堂的屋檐顶向另外一座殿堂的中心称为勾心,两座殿堂屋檐角对角称为斗角”,导游的讲解不禁让我们这些读了多年书的文化人“汗颜”,“勾心斗角这个词源于建筑”直到今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下午参观完孔府、孔庙后我们就直奔泰山而去。16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五岳独尊的泰山脚下。尽管7月的天气有点小热,但是我的心情比太阳还热,因为就在今天,我要“飞”进让我神往已久的五岳之首。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我们从山脚到了中天门。盘山公路弯弯曲曲,急弯不断,不得不佩服司机的开车技术。达到中天门后,导游带我们来到登山石阶下集合,说:“大家从这开始一路向上,我们会在南天门集合。”定下集合时间和地点后,大家就开始爬山了。才开始爬,就发现很多人都手握拐杖,旁边还有一些卖拐杖的老婆婆不断吆喝:“这么高、这么远的山路,没有拐杖是很难爬上去的呀!”但是没走多远就有从山上下来的人主动把拐杖送给我们队伍中的小孩,还幽默地说:“不要问我是谁,我的名字叫雷锋。”愉快的登山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起初,大家体力都比较好,边爬边照相,也不断为泰山美景感叹,山腰一回首,风峦秀丽清幽,遥望云海松涛,近观水石清奇,步步有迷人景色,逢景有典故传说。踏上曲径通幽的石阶,不禁想起小时候学过的课文《挑山工》。看了看旁边,挑山工随处可见,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挂着沉甸甸的货物,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随着步子有节奏地甩呀甩。当我们在领略美景的时候,他们就会静悄悄地走过。正如冯骥才老先生所说:“等你发现,你会大吃一惊,以为他们是像仙人那样,是腾云驾雾赶上来的。”
        我们渐行渐远,慢慢的体力开始下降,汗水也已将衣服湿透,大家脸上都露出疲惫之色,沿着石阶吃力地向前迈进。时而自言自语到,“还有多久到啊!”时而遇到山上下来的人大喊道:“兄弟,没多远了,就在前面,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了!”相互不认识的人在一起交流爬山心得,也会相互谈天:你第一次来泰山吗?我这是第二次了……我们都在路上,我们不是陌生人!
       大概18点多,暮色开始降临,我们也终于走到了传说中的十八盘,大家开始欢呼雀跃起来,因为十八盘是泰山标志性景观,到了十八盘就意味着离南天门又进了一大步。19点多,我爬到了升仙坊,已经爬了三个多小时了,真的很累,第一次体会到“双腿如灌铅一般”的感觉。这时候,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石阶上不断啜泣,眼泪直流:“我不要爬了,我要回去。”她的爷爷奶奶在一旁也是一脸疲惫,无可奈何地说:“今天带她出来爬山,是要看明天早上日出的,本来准备坐缆车,可是风大缆车停了,我们就爬上来,现在说什么她都不愿意走了。”我坐在小女孩旁边说,“小朋友,几年级啦,有没有学过《日出》这篇课文呀?要走不动叔叔背你……”小姑娘逐渐转哭为笑,于是后面我们便背背走走。
       正当双腿发软无力的时候,听到前面一阵尖叫,“到啦到啦”,大家都开始愉悦起来,仿佛瞬间充满了能量。踏上南天门的那刻,一阵寒风袭来,我几乎站不稳了,找个地方坐下。小姑娘和她的爷爷奶奶过来跟我道谢,我突然想起了上山的时候听到的那句话“不要问我是谁,我的名字叫雷锋。”
       在南天门汇合后,大家都已饥肠辘辘,吃完晚饭从饭店出来,顿时感觉气温太低,于是便去租了棉大衣裹上后才踏上去山顶宾馆的路。一路云雾袅绕,走过郭沫若先生描述过的“天上的街市”的时候,大家不禁惊叹,我们来到仙宫了吗?
        达到山顶宾馆清点人数时,突然发现有几位同仁“失联”,看不见人影,喊不着回应,虽有手机沟通,但是山顶风很大,大家对路都不熟悉,也不能够给予过多指点。于是让导游安顿好女同胞后,我们几位男生结队出去寻找,靠着可以爆闪的小手电筒,“失联”的队友终于根据强光找到了大部队。
       第二天早上4点整,就被叫醒看日出,大家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站在山顶平台上,心中仿佛有了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6点刚过,远处露出太阳曙光,逐渐的,太阳开始露出她害羞的面庞!红日从地平线冉冉生起,生机盎然的一天又开始了。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朝朝暮暮又一载,每个人都是匆匆的行者。泰山之旅让我们战胜了黑暗,战胜了自我。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次不寻常的旅行,它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坚持到底,什么是努力不懈。在攀登颠峰的时候,体力、毅力都需要不断地锻炼才能获得发展!人生美景,永远留给勇于攀登、敢于奋进的人。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