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上半年度服装行业综合预警分析报告
日期:2016/7/20  作者:预警点

 

      2016年上半年,世界经济继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举世瞩目的英国“脱欧”公投,到依然跳水的油价和变动无常的汇率,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持续增多增大,几大全球经济体的走势都并不乐观。面对复杂严峻的外部形势,我国服装行业坚持加快推进转型升级,着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季度,进出口值双双下降,二季度,进出口值和出口值呈现了正增长,进口值降幅有所收窄。
 
一、上半年全球贸易持续低迷
      从国际情况看,全球需求疲弱状况未见好转,世界经济延续低速增长态势。据海关总署发言人黄颂平答记者问:世界贸易组织6月29日发布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前四个月,全球70个经济体出口总值同比继续下降6.1%,这70个经济体占全球贸易值的90%。其中无论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还是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等金砖国家的出口都表现为下降。同时,世界贸易组织7月8日发布全球贸易景气指数为99,预示今年第三季度世界贸易增长仍将持续低迷,这是今年以来全球需求的总体表现。根据我们最近对2600多家外贸企业的调查显示,有67.6%的企业反映国际市场需求不足,是当前企业进出口面临的主要困境。
      上半年,主要国际组织连续调低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世界银行在1月份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估从3.3%调降至2.9%,6月继续从2.9%调降至2.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月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3.6%调低至3.4%,4月继续从3.4%调低至3.2%。而世界经济也面临较多不确定因素。例如英国脱欧、美联储加息预期、国际经济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局势、恐怖主义威胁等等对全球经济影响的不确定性,都将影响全球消费者和投资者的信心,抑制国际间经贸往来,导致全球贸易持续低迷。
 
二、 上半年我国服装出口同比下降
      从国内情况看,企业要素成本持续上升,传统优势弱化,出口订单和产业向外转移速度加快,外贸企业经营困难加大。近年来,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对企业外贸发展造成很大的压力。同时,全球产业格局深度调整,我国加工贸易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放缓,产业和订单转出有所加快。近年来,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推动制造业回流,重塑制造业竞争新优势。东南亚等一些发展中国家依托低要素成本,积极参与全球产业再分工,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我国制造业面临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双向挤压的局面。据海关数据,加工贸易今年6月份我国加工贸易出口连续16个月下降,上半年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拖累整体进出口下降约3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也应看到,我国服装行业外贸发展仍有诸多有利条件:我国基础设施完善,加工贸易产业配套完备,营商环境在持续改善,仍具有较强综合竞争优势。
      据海关总署数据,我国上半年进出口、出口值虽同比下降,但仍出现一些良好势头。第二季度进出口有所回升,出口呈现正增长、进口降幅收窄。上半年进出口、出口和进口值虽仍同比下降,但从季度情况看,有所回稳。其中,一季度,进出口和出口值分别下降6.9%和5.7%。二季度,进出口、出口值分别增长0.1%和1.2%,呈现正增长;进口值下降1.2%,降幅较一季度收窄7.2个百分点。2016年1-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为1250.30亿美元,同比下降2.62%,其中纺织品累计出口额为524.43亿美元,同比下降0.91%;服装累计出口额为725.88亿美元,同比下降3.83%。
      就上半年的发展态势综合分析,未来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影响我国外贸发展的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但我国促进外贸发展的积极因素也在不断释放,各项稳定外贸增长的措施正在逐步得到落实,同时外贸企业也在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积极培育新优势等方式应对外贸下滑压力。希望今年下半年,在各方面共同努力的情况下,我国服装行业出口能沿着回稳的趋势发展。
 
三、上半年出口情况及下半年预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16年服装行业仍面临较大发展压力,全球经济复苏持续疲软,行业出口能否持续回升尚待观察,企业综合成本压力也难以彻底缓解。因此,服装行业仍需继续加快推进转型升级,积极化解各种风险困难,努力确保全年实现平稳、健康发展。
      据相关报道了解到,目前我国服装出口主要面临四大制约:
      一是外需增长依然低迷,国际竞争不断加剧。世界贸易组织7月8日发布全球贸易景气指数为99,预示今年第三季度世界贸易增长仍将持续低迷,这是今年以来全球需求的总体表现。
      二是我国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综合生产成本上升,传统竞争优势逐渐削弱。2009年以来,我国劳动力成本年均增幅超过10%,沿海地区的劳动力雇佣成本已接近东欧国家水平,更是缅甸等周边国家的3~5倍。
      三是产业和订单向外转移加快,且转移地已从东南亚国家扩大到拉美、非洲等更广区域,甚至是东欧、美国等传统意义上“梯度转移”范围之外的发达经济体。
      四是国际社会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之势也不容轻视。2015年,在针对我国纺织服装的出口产品中,印度、阿根廷、秘鲁、巴西等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侵害较为突出,巴基斯坦、欧盟、印尼、土耳其、哥伦比亚、埃及等地的贸易保护主义也有所抬头。
 
四、下半年可采取的应对措施
      除了外部环境的影响,服装行业(尤其是服装出口)自身也存在着问题。我国的纺服行业生产以大量的加工为主,缺乏自主创新;出口成本增大且品牌竞争力不强;人民币汇率上升、出口退税率下调等成了中国服装出口企业的最大利空因素。同时,由于服装加工产品附加值较低,加上人民币升值使企业的出口成本增加,更是削减了企业的出口利润。这些加剧了服装企业(尤其是服装出口加工企业)的困难。 
  2016年作为“十三五”开局之年,“供给侧改革”战略成为新一轮经济结构调整的主旋律。我们服装加工出口企业必须加强技术创新,加快转型升级。
      一是坚定地走科技创新之路,并不断推进信息化与工业化的两化深度融合,大力增强企业自身自主创新能力;
      二是加快推行品牌战略,不断加强自主品牌建设,增强企业竞争力;
      三是不断提升产品档次和推进产业升级,增加产品的附加值,向中高端产品市场进军;
      四是加强供应链的开发与管理,做好一站式服务,吸引并维护好更多的客户。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