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三季度服装行业综合预警分析报告
日期:2016/10/17  作者:预警点

  2016年以来,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依然面临复杂严峻的形势: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恢复迟缓,外需增长乏力;汇率波动频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出口增长;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出现变动,英国“脱欧”、恐袭等不利因素频现。面对外部形势的新变化,纺织服装行业面临诸多机遇和挑战,调整深化和提升行业竞争力将成为重点。
一、 纺织服装主要市场进、出口降势趋缓
(一)纺织服装进出口贸易概况
      1月~8月,纺织品服装贸易额1933.9亿美元,下降4.1%,其中出口1780.9亿美元,下降3.5%;进口152.9亿美元,下降11.4%,累计贸易顺差1628亿美元,下降2.6%。
8月,纺织品服装出口降势较前几月略为缓和,降幅没有继续放大,出口情况好于预期。中国海关发布的8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4.7,较上月回升0.9,表明四季度出口压力有望减轻。
就服装而言,1-8 月累计出口服装1063.4亿美元,同比下降5.3%,累计降幅较上月扩大0.4个百分点。1-8月,梭织服装出口466亿美元,下降5.4%;针织服装出口440亿美元,下降6.1%;毛皮革服装出口16.2亿美元,增长13.1%。按商品材质来看,棉制服装出口377.5亿美元,下降1.7%;化纤制服装出口411.7亿美元,下降8%;丝制服装出口5.4亿美元,下降21.5%;毛制服装出口23.5亿美元,下降4.6%。
(二)主要市场略有起色
①对欧盟出口额逐月放大,服装出口单价下跌迅速
    对欧盟出口额逐月放大,8月出口59亿美元,创年内月度出口新高,同比增长1.5%,其中服装下降0.7%,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增长11.4%,出口平均单价下跌11.6%。1-8月,对欧盟累计出口341.1亿美元,下降4.5%,其中纺织品增长4.2%,服装下降7%,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合计增长1.1%,出口单价下跌8%。

②对美国出口额持续攀升,服装下降拖累整体
      虽然仍未恢复增长,但对美出口额逐月攀升,8月出口49.3亿美元,创年内新高,同比下降6.2%,其中服装下降8.6%,针梭织服装出口量下降4.5%,出口单价下跌4.6%。
1-8月,对美累计出口298.6亿美元,下降5.9%,在重点市场中降幅最大,超过欧盟和日本。其中纺织品下降5.1%,服装下降6.2%。针梭织服装出口量下降3.1%,出口平均单价下跌2%。
③对东盟出口小幅增长,服装出口单价下跌超1成
      8月对东盟出口实现3.5%的增长,但出口额仍未能超越二季度的4、5月份。其中占四分之一的服装出口下降9.2%,纺织品增长8.6%。大类商品中,针梭织服装出口平均单价下跌12.1%,是造成出口下降的主因。1-8月,我对东盟累计出口221.4亿美元,下降0.8%,其中纺织品增长6.2%,服装下降15.5%,其中针梭织服装出口量下降2.6%,出口平均单价下跌14.4%。对菲律宾出口累计增长58.6%,增长最快的商品是面料和针梭织服装,增幅分别为94.5%和41.1%。
④对日本市场略显好转,对日出口恢复小幅增长
      日本市场自5月以来略有起色,对日出口降幅逐步缩小,8月当月对日出口22.1亿美元,出口额创年内新高,同比实现2.4%的增长,其中重点出口商品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增长8.6%。1-8月对日累计出口131.1亿美元,下降3.3%。其中纺织品下降0.5%,服装下降4%,针梭织服装合计出口量增长0.9%,出口平均单价下降4.9%。根据日本海关统计,1-7月,自中国进口下降4.4%,超过其自全球进口降幅。孟加拉、柬埔寨和缅甸分列其进口来源国的第5、7和第8位,日本自这三国的进口增长最为迅速,增幅均超过20%。
二、 纺织服装行业面临的困难
      今年,纺织服装行业发展的压力和困难将是空前的;据相关报道了解到,2016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主要面临四大因素的制约:一是国际市场需求不足,外需增长依然低迷,国际竞争不断加剧。全球贸易处于深度调整期,进而抑制我国出口增长。二是我国纺织服装出口的传统竞争优势在弱化,国内外贸企业综合成本居高不下。2009年以来,我国劳动力成本年均增幅超过10%,沿海地区的劳动力雇佣成本已接近东欧国家水平,更是缅甸等周边国家的3~5倍。三是产业和订单向外转移加快,且转移地已从东南亚国家扩大到拉美、非洲等更广区域,加上欧、美、日等发达市场实施再工业化战略,部分中高端制造业在向发达国家回流。四是贸易摩擦有所加剧,国际社会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之势不容轻视;同时,技术性贸易措施日益严格,加大出口阻力。
三、 把握机遇  重塑企业竞争力
      严峻形势已然,对于纺织服装行业的未来发展,应研判形势和自我剖析,立足自身,积极转型重塑优势。尽管目前纺织服装行业面临的困难很多,但也应看到我们的纺织服装发展仍具备一系列有利因素和条件。
      一是对外开放深入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或给纺织服装行业带来了新机会,服装出口企业可以向成本更低的他国转移生产基地,同时利用好当地出口关税优惠,为国内生产基地的转型升级提供支持。
      二是企业抓住机遇加快转型升级步伐,通过整合海外市场资源和设计创新资源,提高技术含量,提升发展质量。企业通过更高的自动化、更高的成本效益来满足客户更高的需求,从“大进大出”转向“优进优出”,通过掌握话语权来争取市场主动权。同时,国内促外贸、稳出口的政策作用开始显现,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加大对中小企业融资及提升贸易便利化等举措逐步得到落地与实施;企业内部积极性与创造性日益增强,共同推动出口回稳。服装出口企业还是应不断加大创新投入、重构核心优势、紧贴消费市场,顺应形势,积极转型。
      三是互联网+时代或给纺织服装行业带来重大机遇,国家大力推进纺织行业与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融合发展,企业应抓住机遇提升行业协同创新、精准制造、精细管理的水平,优化供应链,推动纺织行业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转型。
互联网+时代,C端用户的需求发生变化,促使个性化、定制化的生产平台出现。定制化服装开始走俏,这就对服装行业的快速反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从原来的大批量、单款式的生产模式改变为小批量、多款式的操作模式。这也就是所谓的“柔性供应链”,它具有足够的弹性,产能可根据市场需求快速作出反应;它不仅能帮助服装品牌商抓住流行趋势增加销售机会,更能帮助消灭库存积压风险。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对于服装行业来说,关键问题还在出口企业练好内功,行业自身将供应链更好地整合优化,在保证出口平稳的基础上,要把重心放在稳定出口市场份额和优化行业出口结构上;服装制造业的企业家们更应该坚定初心,为客户提供价格最低的放心省心的“服装柔性供应链服务”,为消费者提供质量信得过的服装产品,以寻得更好的发展。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